20 年后,还是很爱这首歌

2021-07-05 11:21
 
二维码



20 年后,还是很爱这首歌

2000 年 3 月 1 日,张国荣发行粤语细碟《Untitled》。




在《Untitled》发行的前一年,他靠派台单曲《左右手》豪夺四台冠军,又捧得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颁奖礼的最高荣誉——金针奖。



《左右手》

任后浪如何汹涌,始终立于潮头。这张细碟,自然也受到了同等程度的追捧——发行不到一周,销量突破 5 万张;夺得四台联颁音乐大奖的大碟奖……其中还有一首歌,成为了哥哥的最后一支四台冠军单曲,红足 20 年:


《路过蜻蜓》

作曲:陈晓娟填词:

林夕编曲:Adrian Chan

监制:梁荣骏

《路过蜻蜓》的幕后阵容,大多熟口熟面,唯有陈晓娟是初次和张国荣合作。但千万别因为这样,就轻视了她的创作能力。



   《爱》   

实际上,陈晓娟在华语乐坛颇具才名,曾经连续两届夺得金曲奖最佳作曲人。李玟的《我依然是你的情人》、王菲的《推翻》《流年》《空城》、莫文蔚的《爱》、阿桑的《叶子》,都出自她的手笔。纵观她交出的作品,会发现,她很擅长创作流畅、柔美且克制的旋律,在这样的旋律之中,即便是悲伤,也能升腾出缕缕诗意。《叶子》和《爱》是如此,《路过蜻蜓》,同样如此“爱是你的爱,不吻我的嘴,又凭什么流泪?”天长地久、白头偕老固然绝美,但路过蜻蜓、昙花一现,或许,也足以留下令人难以忘怀的瞬间。当林夕笔下的卑微与禅意和陈晓娟的柔美旋律交汇,一首经典就此诞生。而编曲与人声,又将作品推上新的高度。吉他、钢琴、鼓点、弦乐层层叠上,将情绪铺开,歌曲尾声加入大量“啦啦啦啦啦”的衬词吟唱,则成为点睛之笔。实际上,这段衬词吟唱在初录的版本中并不存在,是监制梁荣骏在后制期间又把张国荣喊回录音室补录的。因为习惯了出录音室就收货,哥哥当时很不开心:“开什么玩笑?你让我补录?”但当成品出来之后,大家却都很满意。没有这段吟唱,总觉得一腔伤情难以消解,如鲠在喉;加上这段吟唱后,因为衬词的无实意与开放性,反而给了听众们无限的想象空间——是躲在空寂的房间里顾影自怜,还是拨开云雾见青天,故事未完,各种可能性竞相展开。2020 年,环球唱片启动了张国荣作品重制企划,其中,就包含全新版本的《路过蜻蜓》



《路过蜻蜓 Piano in the Attic》

这个全新版本,删繁就简,让钢琴成为了绝对的主角——由头至尾,冰冷、悲戚却力求优雅。因为配器简化,人声也更加突出、更加真切。它带来的,是与 20 年前截然不同的体验。无论你愿意单曲循环的,是原版还是新版。但愿那么多年过去,你仍然爱《路过蜻蜓》。





-------------------------------------------------

本文来源: 环球音乐榜。免责声明:本平台所发布信息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平台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为尊重版权,如不愿转载,切勿举报,请留言通知我们予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