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机器轰鸣,却是不赚钱!咋了?

2021-12-23 15:45
 
二维码


外贸企业订单接到爆,但却都说不赚钱。

今年以来,我国外贸进出口保持增长,但持续高烧的海运价格,给外贸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不久前刚从历史高位有所回落,但随着东南亚地区生产和消费的复苏,如今又再度升温。

正在预订东南亚的海运舱位的货主们,面对最近突然暴涨的东南亚航线运价非常头疼。

据了解,现在东南亚舱位非常火爆、非常紧张,运价也相对涨了不少,最近高箱都奔着三四千美元去了,泰国大概3400美元。


主要原因是越南以及泰国,包括印尼、马来西亚的一些港口,这些港口运价普遍已经涨到了3000美元以上。

在疫情前这个运价可能只在200到300美元的水平,在疫情期间到了1000多美元,最高在2021年春节左右出现过2000多美元的行情,目前的价格应该是疫情以来的最高点。


需求增加,海运费暴涨.jpg


宁波航运交易所数据显示,11月份,泰越航线运价指数环比上涨了72.2%,最近一周,新马航线运价指数环比上涨了9.8%。业内专家表示,东南亚的复工复产使得需求增多,运价超预期上涨。

东南亚运价暴涨的同时,此前刚刚退烧的中美运价近日出现小幅反弹。

12月3日,反映即期运价的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为4727.06,比一周前上涨125.09。


申万宏源交运首席分析师闫海表示:现在面临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不确定性,其最终影响无论是对于海外码头还是新疫情导致的潜在封锁的最终评估,可能还需要两周左右。

宁波港口.jpg


缺箱缓解 “一箱难求”变“一舱难求”

此前,集装箱周转、回流缓慢、“一箱难求”是海运运价高企的原因之一,如今的情况发生了哪些变化,产生了哪些新的问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我国金属集装箱产量同比增长了1.7倍。在市场上,虽然缺箱问题暂解,但缺舱问题仍然严重。


海运市场一舱难求.jpg


吞噬外贸企业利润的黑洞

远不止海运费一个

“我们营收持平的情况下,利润下降了50%。”浙江一家企业海外业务负责人在第130届广交会期间感叹道。

在复杂的外部环境和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外贸企业像坐上了过山车,而当前摆在他们面前的迫切问题是“订单多、利润低”

除了运费问题,今年市场带来的变故,也让外贸企业头疼。“工厂看起来很红火,但就是不赚钱。”原因是:

1、原材料涨价是吞噬利润的黑洞。

“从去年9月份到今年二三月份,我们这个品类的原材料涨幅在25%左右,现在还在持续上涨。”星星冷链海外事业部副总经理李凡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约51%的受访企业表示,出口利润率同比下降,33.3%的企业表示利润率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仅有10.6%的企业表示利润率有所增长。

今年2月开始,原材料价格出现明显上涨。以纺织服装原料为例,棉纱、短纤、氨纶几乎全线开启上涨模式,其中棉花价格涨幅高达71.4%,此外,今年8月起,国内至少20个省份陷入不同程度的限电潮。限电又带来电价调整。

“以原材料成本上涨25%为例,同时人民币升值8个点,这样累计起来的话,企业至少要涨价30%,才能跟原来的利润水平差不多。”浙江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算了一笔账。

2、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也影响着企业利润。

由于订单暴增,有些外贸工厂不得不多招工来确保订单如期完成,这也加重了企业的负担。

此前媒体报道显示,以宁波的服装加工为例,疫情以前,服装工人平均工资5000~6000元/月,今年熟练工涨到了8000元/月左右;即便是内陆的江西,服装工人月工资也涨到了4500~5000元左右。

许多服装企业不赚钱。毛屹华介绍,宁波一些企业出口针织类服装,平均一件衣服的利润“可能一块钱都不到”。

在江西赣州市于都县做服装加工的谢隆发说,厂子利润很薄,一年出货约50万件衣服,“大家主要靠跑量,没有量就赚不到钱,一件货的利润还不到一块钱”。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全国3.3万户规模以上纺织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3434.9亿元,实现利润总额1078.9亿元,收入利润率为4.6%。

工厂火红加班.png


3、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的利润蚕食同样明显。

中小微外贸企业议价能力有限,面对成本上涨,他们多数会选择自己承担。

“对于涨价之前签订的合同,为了稳住客户,一般都只能自己承担损失。”一位深圳外贸从业者表示,对于涨价之后的新订单,大部分企业都会提出涨价,但也要考虑客户承受能力,“因为涨价后影响老外购买力,订单需求会逐步减少。”

一年来,海运费暴涨、一柜难求,再伴随人民币汇率上升、原材料涨价、国内限电限产等情况,外贸企业的生存状况并不乐观。

许多外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外贸企业经营压力增大,困难增多,‘有单不敢接’、‘增收不增利’现象较为普遍。困难却在不断增加。拐点将在何时到来?




参考来源:运去哪、外航运、化纤头条、网络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相关阅读

回不去的旧时光|【白苍岭】南宁最大的布料市场淹没在斑斓的时代洪流里

岁末年初纺织市场瞬息万变,印染业面对“翘尾”谨慎乐观

大提花面料与小提花面料如何区别 ?

60多万人“罢工潮”即将来袭,中印纺织行业形势”冰火两重天“ 国内企业如何应对?

2022春夏女装流行趋势&面料

纺织服装人再踩“雷”~放假推迟:外贸订单回暖

广州中大布匹市场的生意为什么不好做了?|纺织业未来的路在哪里

消费升级!大数据+智能化定制服装,近2000亿元市场大爆发!!

市场转暖、推迟放假、拒接小单,年末纺织市场的“关门红”来了!

别侥幸了!西樵铁腕整治纺织印染落后产能,谁上了名单了?

拼接设计灵感丨火花的碰撞

广州轻纺交易园打造完整产业链,更名“广州红棉中大门”|纺织服装时尚生态港

老旧复古的灯草绒是什么面料

今年的回款难度明显加大……|印染厂开始“带款提货”!

2021年染厂真的不赚钱??

「长春花蓝」潘通发布2022年度代表色,你get到了吗?

一株棉花的故事!

7岁从商,身价70亿,纺织大亨曹光彪的非凡人生

秋冬外套怎么穿更好看?选对“面料”很重要

服装趋势|条纹图案素材设计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