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成本仅中国的五分之一!东南亚成多数国际服装代工地

2022-02-12 16:36
 
二维码


据中国海关统计,2021年1-11月,我国服装出口达1592.7亿美元,同比增长25.4%。此前,受国际产业格局调整影响,自2014年到达峰值后,纺织服装出口总额逐年减少。

周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21年更多的成衣制造回到了中国,这是新冠疫情带来的产能的暂时性回归。“疫情迟早要过去,中国还是要回归到原来的正轨上。”

中国至今仍是纺织服装产业的第一大国,且产业大部分集中于沿海地区。但随着成本的上升,纺织服装产业已经有大量产能从沿海转移。然而,这些产能大部分流向了东南亚国家,而非向内陆地区梯度转移:大厂下南洋,小厂去内地的分流趋势明显。

中国广袤的西部地区,为何没能接住转移的纺织服装产业?

1
下南洋

东南亚已经取代中国,成为多数国际服装品牌代工的首选目的地。

2009年,加拿大运动服装品牌Lululemon有75%的产品在中国生产,仅有8% 在东南亚,到2020年情况截然相反,留在中国的代工产能仅剩9%,占比排在越南、柬埔寨和斯里兰卡之后,东南亚及南亚等地区的产能已占据80%以上。

与此相对的是,自2016年在中国开出第一家门店后,Lululemon在中国消费市场呈高速扩张趋势,每年新开门店数至少增长四成。截至2021年1月31日,Lululemon一共拥有55家中国门店,数量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

作为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最大的海外市场,中国仍然是其主要的代工产地,但代工产能也处于缓慢下降过程中。

2013年的数据显示,90%的优衣库产品都在中国生产,每年有接近6亿件产品从中国工厂走向世界,到2021年,据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公布的代工厂名单显示,中国合作的代工厂仍占据五成,但越南、孟加拉等国崛起之势明显。

截至2021年7月,优衣库一共有282家核心合作工厂,其中中国占据144家,越南共有46家。统计发现,包括越南、孟加拉、印尼、印度等在内的东南亚、南亚地区共有114家,代工厂比例已上升至40%。

莎美娜集团是运动品牌耐克的代工商之一,在苏州昆山拥有制衣厂,但其在20年前就已开始在东南亚安营扎寨,眼看着东南亚制造业逐渐繁荣。

莎美娜董事长周雅玲向第一财经表示,自己的公司是当时第一家去到柬埔寨的耐克代工商,其他代工厂大都在近10年内转移过去,“这10年国内人工成本高了,很多国内的企业都开始去越南、柬埔寨。”

据了解,在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投资建厂的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已近千家,到南亚如孟加拉国投资的企业也有百余家。

我国在劳动力成本、汇率环境、贸易壁垒等方面的比较优势正在下降,全球纺织服装产业正进行第五次国际转移,而转移的主要目的地是东南亚和南亚。

过去,我国纺织产业80%以上的产能都聚集在沿海地区,包括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和山东五省,但沿海地区的劳动力成本已越来越高。山东纺织企业鲁泰(000726)是Burberry、Gucci、优衣库等知名品牌的合作商,其财报显示,2012年鲁泰衬衣费用中人工工资占比为29.4%,到了2015年已攀升到39.1%,三年间人工成本占比上升了10个百分点。

纺织产业互联网平台致景科技的联合创始人陈钟浩向第一财经透露,在江苏一带,即便是挡车工(纺织行业操作织机的一类操作工)这类比较基层的员工,资历较深的熟练工月薪也已经达到1.1万-1.2万元左右,水平稍微再降一档的挡车工,月薪也达到了9000元左右。

制造业需要比拼的就是成本。对于低利润率的服装业而言,高速攀升的成本意味着如果不迁移将陷入无利可图的境地。

东南亚在劳动力成本上具有显著优势。综合周雅玲和陈钟浩向第一财经提供的信息,目前东南亚以越南工资为最,普通月薪大概在2000-2500元左右,一些靠近胡志明市的企业,月薪在4000元左右,孟加拉月薪大概位于2000元左右,柬埔寨月薪大概在1000-2000元之间,平均劳动力成本是国内的五分之一。

东南亚的税收优惠也吸引着众多制造业。越南推行了针对制造业企业的所得税激励政策,即满足一定条件的企业所得税前4年全免,后9年应纳税额减免50%,再往后15年减免10%。此外,印尼、柬埔寨和老挝等东南亚国家,也都推行着各项优惠政策。鲁泰的财报就显示,其在柬埔寨享受3年启动期+3年免税期+1年优惠期的免企业所得税收优惠。

低廉的土地价格也成为越南招商引资的筹码。国内棉纺织头部企业天虹纺织 (02678)已多次在越南大手笔租地。在财报中,天虹纺织曾表示:其位于越南广宁省的工业园区,土地面积超过6.7万平方米,原始价格仅为每平方250元。

2021年12月,天虹纺织公告显示,为了扩充产能,其再次租下越南广宁省一块近40万平的土地,价格为2.28亿,每平方米为595元,使用期限为43年。

低廉的营商成本吸引着众多纺织企业。周亮认为,疫情后,沿海地区的企业将加速转移或转型,“留在当地的要么往上游去技术创新,要么往下游做品牌,而中游的很多制造环节,都在转到东南亚去。”

2
向西进

制造业已经没有秘密可言,需要的比拼的就是成本。

在控制成本的考虑下,中西部也是部分企业的选择。2021年1-11月,山西、宁夏、四川和西藏等中西部城市服装出口增幅均超过100%,显示了不错的产业增长势能。

但相对于东南亚产业转移的声势浩大来说,中西部转移的往往是小规模的、面向国内的企业。

目前,中西部已经建成了多个纺织产业园,体量还在继续扩增。致景科技(百布)是在中西部搭建产业园的企业之一,陈钟浩对第一财经表示,致景的产业园重点布局是四川和新疆,目前已在四川宜宾屏山经济开发区建立了第一个产业园,并在新疆阿克苏纺织工业城定下了一个创业园区。

四川省是致景科技未来的产业园落地重点,布局会相对密集。据陈钟浩透露,除宜宾外,致景在自贡等地好几个县都有产业园落户机会。

为何重点是四川?陈钟浩谈到了其劳动力成本、生产要素和资源方面的优势。

在四川,熟练工的薪资在7000元左右,普通工人的月薪在4000-5000左右。虽然相对东南亚仍然较高,但比较沿海而言,拥有一定优势。

过去四川有大量去往沿海地区务工的纺织工人,转移过渡也较容易。“在四川布局,可以帮助务工人员回乡就业,而就劳动力要素来说相当于已有基础。”陈钟浩表示。

此外,中西部生产要素成本也是关键。以电费为例,沿海地区一度电的成本是7毛多,而四川产业园区电费是3毛到4毛左右,这是纺织企业生产非常大的资产要素成本之一。

基于成本优势以及部分政府的扶持,中西部目前正在形成纺织业上下游产业链的聚合,而这也将吸引更多的企业落地。陈钟浩表示,宜宾当地政府以纺织行业为重点扶持行业,屏山县本土已有上游配套企业支持,部分纺纱企业在屏山县有500万锭左右的规模,产业配套是致景产业园考虑定在这里的一大原因。

中西部无疑存在产业生根成长的潜力,不过,陈钟浩也对第一财经表示,中西部产业园目前合作的工厂基本是服务国内市场,以中小企业为主。

综合成本与消费市场,对于大规模的国际品牌代工商来说,东南亚仍是首选。

“做国内品牌供应国内市场是可以的,但做国际品牌在出口方面是有点困难的。”周雅玲也曾去中西部考察过,最后不了了之,贴近终端市场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在国际品牌的牵引下,一些头部企业在过去10年里陆续选择了东南亚。

不过,周雅玲也认为,综合成本来说东南亚是有优势,但中西部仍然有其吸引力:国内的需求仍然充足,若是服务国内品牌,四川或者新疆不论在运输或者是贴近市场这方面都是优势。

在内陆地区的内部循环体系方面,产业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3
往上游

“纺织企业迁移是一个大的趋势,就是速度的问题。”留下的产业正面临高端化、高附加值的转型。

这一年,陈钟浩接触了很多地方的政府,发现整个沿海地区都在做产业结构升级,对于传统的税负低的产业或者企业,存在一定的排斥,纺织业最终会迁移出去。

虽然会带来暂时性的转移阵痛,但对于这种迁移趋势,周亮持乐观的态度,简单的加工对中国经济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他表示,如果继续做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的这些产业,对国家反而是伤害。

“我们是两头在外,原材料上游不断变贵,下游需求又在变弱,最后挤压中间的利润,我们做了很多不赚钱的事情,牺牲的代价是我们的环境和能源。”在很多地区,政府在电力这一块并没有挣钱,甚至部分有补贴,但是低附加值企业用便宜的资源,生产售卖的是一些毛利3-5个点的产品,整体来看是低效的高能耗的消耗。

另一方面,随着如新消费、电商、外卖等行业的兴起,年轻的劳动力在往服务业或其他产业迁移,纺织企业也存在招人难的问题,“年轻人觉得去做纺织有点不够档次,不如去做奶茶店服务员、销售人员,进厂不如去环境更好的电子厂。”陈钟浩提到。

就这一层面考虑,纺织行业迁移出去的空洞有可能不是空洞,而是恰好被其他产业所弥补和取代,低附加值的纺织加工处于自然而然的淘汰过程。

产业转移和升级的趋势正倒逼企业做技术研发创新。在方向上,业内人士不约而同都提到上游面料领域的创新,功能性材料的研发。目前材料学领域的创新仍然掌握在日本、德国、美国等企业,其毛利率甚至可以达到60%以上。

在下游,国内企业可以在设计和商业模式上创新,建立自己的品牌,去占领高附加值的市场。

英国品牌评估机构 Brand Finance近日发布了“2021全球最有价值的50个服装时尚品牌”排行榜,其中中国运动品牌安踏升至第17位,服装品牌波司登也进入了50强,不过,相对于排名第一的耐克和第四的阿迪达斯,国内品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除了上下游的创新,陈钟浩认为,在生产流程上,纺织产业更需要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创新,一方面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解决纺织产业招人难题,“年轻人会觉得这是操作智能化设备的工作,认为自己是有含金量的,而不是一个纺织工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相关阅读

纺织业也有职业危害!你知道多少?

面料课 | 新疆棉、埃及棉、匹马棉有什么不同?

环保科普|服装中的化学残留,有危害吗?

为什么进口面料比国产的好那么多?

纺织纤维的17种特性,你了解几种?

服装产业| 首届潮汕国际纺织服装博览会4月举行

集体怀旧,时尚圈想重回千禧年代?

喜欢旗袍的你,知道怎么选择面料?

单挑ZARA,跨境女装之王SHEIN崛起的秘密

带着萌宠走T台,这场治愈系时装秀为你展示不一样的英伦时尚

中大商圈、四季青面料市场出防疫新规,疫情跟着“金三银四”来了

订单增多,为啥挣不到钱?拐点下的青岛纺织服装

给“直播”打工的广州服装人:困在产业链的最底层

全国各地多省份纺织措施出炉,纺织企业如何把握机会?

元宇宙时代,服装品牌们如何成为“头号玩家”?

纺织厂“淡季不淡”!企业纷纷提价、推高端产品!

形状记忆纺织品——让服装变得更“聪明”

15个纺织集群已顺利开工!开门红行情或延长!海外巨头开年接连提价!

一场短暂的繁荣,中国服装订单回流2000亿背后: 利润水平持续下降

新型纺织材料你了解多少?